点击关闭

治疗病人-一个医生对自己父亲临终治疗方案的抉择-煤化资讯

  • 时间:

英孚教育外教吸毒

母親陪伴着父親,父親不再吃藥,不再打針,只吃些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母親便每天換着花樣給父親做,「爸爸吃得很開心,一直到去世,他也沒有像晚期腫瘤病人那樣變得很瘦。」

這是一個醫生對自己父親臨終治療方案的抉擇。

幾年前,一名叫 查理 的非常有名望的骨科醫生髮現自己竟然患上了「癌症殺手」——胰腺癌!

而有些時候,醫生們卻和我們普通人的選擇不一樣。

所謂的無效治療 ,指的是在奄奄一息的病人身上採用一切最先進的技術來延續其生命。病人氣管將被切開,插上導管,連接到機器上,並被不停地灌藥。

一名醫生為患癌父親作的最後選擇

巴金想放棄這種生不如死的治療,可是他沒有了選擇的權利,因為家屬和領導都不同意。每一個愛他的人都希望他活下去。哪怕是昏迷着,哪怕是靠呼吸機,但只要機器上顯示還有心跳就好。

網絡資料片,圖文無關查理 拒絕了這位名醫的治療方案。第二天回到家,他關掉了自己的診所,把所有的時間全都用在了和家人一起享受人生的最後時光上。他放棄了化療和放療,也沒有再做任何手術。

即使是用最新的抗腫瘤藥物,一針劑幾千元,也不過是延長一個月或者幾個月的生命,躺在重症監護室里的病人意識似有似無,逐漸多臟器衰竭,有的腦死亡之後,家屬依然會讓醫生繼續搶救……

給 查理 做手術的醫生是個業內名醫,可以把胰腺癌患者的5年內存活率,從5%增加到15%,提高3倍!但是代價也是痛苦的,患者在治療的過程中生活品質大大降低。

「科技發展到今天,醫生面對最大的問題不是病人如何活下去,而是如何安詳地離開。」

後來,陳作兵便送父母親回老家了,老家四周群山環繞,自然環境十分優美。父親回到村子,也少有人知道父親的病情,陳作兵安排親戚誰也不要多說什麼,讓父親安靜從容地過一段舒心的日子就好了。

去世前反复说的一句话

作為醫生他們知道,臨終病人最恐懼的莫過於在巨大的痛苦中孤獨地離開人間。他們明白藥物和醫療手術的局限性,以及它們給患者帶來的生活品質的摧殘和巨大的痛苦。他們在人生的最後關頭,選擇了生活品質。

網絡資料片,圖文無關美國是癌症治療水平最高的國家之一,當美國醫生自己面對癌症侵襲、生命臨終時,他們又是如何面對和選擇的呢?

就這樣,巴金在病床上煎熬了整整六年。他說:「長壽是對我的折磨。」

原因正是因為醫生們通過多年的臨床經驗和「見多識廣」,在工作中目睹過太多「無效治療」。

我們面對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安詳地離開

在美國,有些醫生重病後專門在脖子上掛着「不要搶救」 的小牌,甚至還有人把這句話紋在了身上。

德國哲學家尼采說過:「不尊重死亡的人,不懂得敬畏生命。 」

在ICU病房裡可以迅速榨乾一個家庭全部積蓄 :用上呼吸機、營養液、護工等等,幾千幾萬塊錢,一下就花光了......

這就是目前中國很多大病家庭的現狀,在人生的最後幾天里花掉了前半生所有的積蓄,受盡了痛苦,最終離開了這個世界。

他並沒有選擇放療、化療,而是讓父親安享最後的人生,還特別向母親交代,萬一父親出現昏迷或者呼吸心跳停止,不要採取積極的搶救措施。 如果可能,就適當作鎮靜催眠讓父親安詳地離開人世。

陳作兵自己也做過許多次類似的搶救,心臟按壓起搏(因為晚期腫瘤癌症病人十分虛弱,很容易壓斷肋骨),切開氣管,插進直徑超過三厘米的管子,上呼吸機,24小時補液,包括鹽水、營養液,消炎藥,陣痛葯,鎮靜劑 。

但願每一個看完這篇文章的人都懂得生的意義的同時也能學會試着去理解死亡的意義

陳作兵,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主任醫師、醫學博士 ,在得知父親身患晚期惡性腫瘤后,他把父親送回了浙江老家。

網絡資料片,圖文無關1999年,巴金先生重病入院治療。一番搶救后,他終於保住了性命,但鼻子里從此插上了胃管,進食通過胃管,一天分6次打入胃裡。胃管至少兩個月就得換一次,長長的管子從鼻子里直通到胃,每次換管子時他都被嗆得滿臉通紅。長期插管,嘴合不攏,巴金下巴脫了臼。 只好把氣管切開,用呼吸機維持呼吸。

網絡資料片,圖文無關躺在急診搶救室的床上,帶着氧氣面罩,喉部打了個洞,一根粗長的管子連向呼吸機,進食通過鼻孔,意識清醒但無法言語……醫生的無奈,子女的顧慮、伴侶的不舍,他們掙扎着用已經沒有靈魂的肉體延長生命。 這種狀態可能會維持幾個小時,也許幾天,也許是幾年……

陳作兵(右一)和父親(左一)「由於腫瘤晚期,全身轉移,無法手術。同事親友們紛紛提出一系列治療方案,包括化療、放療、熱療等。以往都是我給別人挑選方案,現在輪到給自己的父親決定治療方案時,我束手無策。」

幾個月以後,查理 在家裡病逝,親人們都陪伴在他的身旁。在生命的數量和質量之間,他選擇了質量。

「我想死……」這是一位全身插滿管子的85歲老人

今日关键词:张学友碧昂丝对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