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教育学生-香港社会要求检讨通识教育的呼声不断-家居新闻

  • 时间:

19岁志愿者离世

2017年9月,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發表《要求齡記出版社修訂通識書偏頗內容》的聲明。聲明中提到,由齡記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初中新思維通識單元2:今日香港》(第二版),其中第三章《香港的政治制度》及第四章《法治和社會政治參与》,內容偏頗,容易誤導師生錯誤理解香港的政治、司法及社會情況。港媒對這本教材進行了大起底,發現它嚴重唱衰「一國兩制」。書中提到「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時,援引表情憤怒的「律師」的意見,稱「全國人大常委會曾就居留權和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等進行釋法,更出現第五次釋法。缺乏監督機制使執行《基本法》過程易偏向『一國』多於『兩制』,令我對香港前景感到悲觀!」同時引述懷抱小孩、愁容滿面的「市民」的說法稱,「中央政府近年常介入香港事務,令我對『一國兩制』全失信心!長此下去,我會考慮移民到外地生活!」2018年《明名教育高中通識教育》「今日香港」分冊稱,港人對社會轉變下的身份認同有三種不同反應,把驅趕內地遊客、噓國歌及鼓吹「港獨」宣洩不滿的行為形容為「戰鬥」,其餘反應則是「逃跑」及「投降」。名創教育另一套課本《新領域高中通識》「今日香港」分冊,則提到香港回歸后《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不在香港司法機構,卻屬全國人大常委會」,「卻屬」字眼被指攙雜作者主觀立場,不認同《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可以想象,年幼的中學生如果天天接觸這種教材,心裏會對「一國兩制」有正確認識嗎?

尤其令人憂心的是,在無統一課本、無標準答案等諸多原因下,通識科逐漸淪為別有用心之人向青少年灌輸政治立場的工具。2013年,教協出版《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以「佔領中環」為議題》,註明是「公民及通識科教材」,並請到鼓吹「公民抗命」的非法「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做顧問。這樣的教材對青少年在政治上的毒害可想而知。

通識教育科教科書無須送審,造成內容錯漏百出。《巴士的報》2018年7月曾列舉當年發行的五套新版課本,其中「今日香港」及「現代中國」兩個單元分冊有多處錯誤,像名創教育出版的《新領域高中通識》,把日本「集體自衛權解禁」誤稱為「自衛權解禁」,兩者定義截然不同。雅集出版社的《雅集新高中通識教育系列》在介紹遼寧艦時,用的是改裝前艦身銹跡斑斑的「瓦良格」號照片,另一張展示三軍儀仗隊的照片,解放軍穿着已淘汰的「九七式」軍服,與今日中國軍事面貌大不相符。

一些教材刻意激化兩地矛盾通識教育科2009年正式在香港高中推行,之後列入必考。現在香港學生上大學需要考四門:語文、英語、數學和通識,科目重要性可想而知。通識科包括六個單元,即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全球化、公共衛生以及能源科技與環境。

前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17日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稱,反對勢力「綁架」了香港通識教育,即使再困難,在香港推行國民教育的工作也應堅持進行。他建議,很重要的一點是四門必修學科「減減肥」,讓學生可以騰出時間精力應對選修課,尤其是理科。更重要的是,通識教育相關教職人員應該有更加廣泛多元的選擇,不能長時間被那些在政治上有激進偏好的人佔據。

香港星島日報網今年7月9日刊登的一篇文章以聖士提反書院考試題舉例稱,試卷的插圖是4名警員抬起一名示威者「王先生」,後者高喊「佔領街道不是犯罪!我們要求『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試卷要求學生用自己的知識解釋示威者的要求有何「優點」。文章稱,這個題目多處故意誤導學生:一是隱瞞事實,中央並非不允許香港「一人一票」選特首,《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選舉須按「循序漸進」的原則推進,最終達至普選。其二,混淆是非界線。警方從未對2014年非法「佔中」及今年6月以來歷次衝突事件中的和平示威者檢控,只是對其中暴力違法分子檢控。其三,設置陷阱,「為什麼只解釋優點、不解釋缺點呢?」其四,圖中的執法警員被畫得惡形惡相,明顯暗示學生「仇警」。

香港廣東社團總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龍子明今年7月在媒體撰文稱,香港近年來發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表明,年輕人思想變得越來越激進的根源在學校,關鍵是教育。全通識教育是董建華親手推出的政策,如果不是深切體察到其中的問題,相信他是不會輕易推翻自己推出的政策,特區政府及社會有必要認真探討一下這個問題。

部分試卷暗示學生「仇警」與此同時,教師可自行決定教授內容,加之校方的監督缺失,令通識教育變成「教師想教什麼就教什麼」。像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內務副主席陳智立公開稱讚「本土派」。曾擔任該聯會主席的中學通識科教師賴得鍾,曾在臉書上載一張寫有「黑警死全家」的照片作為頭像。有輿論稱,這令人更加擔心,他平時就把個人的偏激情緒傳遞給學生,這樣的教師究竟還有多少?2016年旺角暴亂后,社會普遍譴責暴力行徑,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竟於當年11月發表聲明稱,「通識討論正需要學生兼論正反雙方意見……即使討論暴力抗爭,教育界已早有共識,教師必須秉持中立、為學生提供正反均衡的意見,並需清楚指出法例以及風險所在」。教育工作者楊志剛批評說,聲明不要求老師指出使用暴力的對錯,卻要清楚指出法例及風險所在;如果沒有風險,例如使用暴力時戴上帽子和口罩,沒有被認出的風險、沒有承擔刑責的風險,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使用暴力?」他質問,「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不辨是非,如何能教導學生明辨是非?」

社會要求檢討的呼聲不斷多年來,香港社會要求檢討通識教育的呼聲不斷。2015年初,立法會就「全面檢討通識教育科」無約束力議案展開辯論,多名建制派人士表示通識科有政治導向,過分注重啟發學生思考,但流於泛泛而談,擔心學生閱讀「有毒的材料」。2017年,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撰文直言,通識科的弊端暴露無遺,還望有關部門正視問題,儘早改革。今年3月,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李慧瓊等人表示,部分年輕人在通識教育中受到偏頗政治觀點影響,對國家和特區政府持錯誤認識;未來應考慮取消通識教育的必修科地位,同時加強國民教育。

星島環球網刊登的評論稱,通識科不設置標準答案有嚴重隱憂。一是社會問題不同於自然科學,超出了中學生的認知範疇,他們對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不同社會制度、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社會狀況,更是缺少最基本的了解。第二,必修課沒有標準答案,導致考試缺乏客觀性。如果學生的觀點與閱卷老師觀點相近,就容易高分通過;反之,則無望過關,「如此考試,考不出優劣;如此必修,修不出學養」。今年4月,在一場小學通識比賽中,一名參賽者因為用普通話作答被判錯誤,在香港引發爭議,不少人認為這是在歧視普通話。

【環球時報駐香港特約記者 葉藍 環球時報記者 范凌志】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前特首董建華日前會見記者時表示,他對7月立法會遭受衝擊感到心痛,承認是自己任內開始推行的通識教育失敗,令年輕一代變得「有問題」。為什麼董建華說到通識教育失敗會如此感傷?因為香港近年來發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表明,年輕人思想變得越來越激進的根源在學校,通識教育成為重要因素之一。

今日关键词:松原3.6级地震